佛山侦探调查_佛山外遇调查_佛山商务调查_佛山调查公司
佛山侦探调查_佛山外遇调查_佛山商务调查_佛山调查公司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35-2882-0754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佛山私人调查 > 新闻资讯 >

不公正,错误和错误案件的责任追究困境:许多“停止国家赔偿”,而很少找到案件的结局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1-01-20

不公正,错误和错误案件的问责制困境

我们的记者/周群峰

发表在《中国新闻周刊》 2020.8.21,第962期

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重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罪作出公开判决,撤销了原审判决,并宣布张玉环无罪。被拘留了9,778天后,张玉环回到了他在南昌市金县的家人。他还成为该国已知最长的被拘留者。

谁造成了这种不公正的案件?张玉环迷失的27年应该由谁负责?张玉环的辩护律师王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张玉环的委托,将对被拷打成招供的案件处理人员和其他司法人员负责。张玉环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反复说了一句话:调查酷刑者的责任。

自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地方人民法院已整改了数十起重大不公正,虚假和不当案件,包括Hugejile案,聂树斌案,5月24日乐平强奸和谋杀案以及张玉环案在纠正了这些情况之后佛山婚姻调查取证,通常很难追究责任追究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梳理和回访发现,这些案件大多数“停止了国家赔偿”。在追究责任的过程中,几乎没有调查到最后的案件:一些参与此案的警察在追究责任的过程中自杀。 ,导致后续问责制无法消除;一些被追究责任的人太大了,但是当事方及其家人质疑他们力量不足,并怀疑他们无视他们;其他各方由于各种因素而积极放弃问责制。

接受采访的法律专业人士说,对于这些政党而言,问责之路比补救之路更加曲折和漫长。目前,在问责的法律依据方面没有任何障碍。在实践中遇到困难的原因是,除了存在取证困难和分散的责任主体外,关键在于司法机关对问责制的决心和态度。

难以启动问责程序

1993年10月24日,两个孩子在南昌市金县黄陵乡张家村失踪。第二天,他们的遗体在一个水库中被发现。几天后,该村26岁的村民张玉环被警方认定为“可疑杀人犯”。被判处死刑3次的死缓的张玉环,最近无罪,并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称他受到拷打以供认罪。

张玉环回忆说,当调查人员利用悬挂,蹲下,触电和释放狼犬迫使他承认谋杀时,他遭受了6天6夜的酷刑。张玉环极度恐惧,“认罪”要杀死两个孩子。现在,面对媒体,张玉环一一报道了酷刑者的名字。他们是傅默文,吴默才,周,袁默华,周默华,智默华,傅默轩,胡默芳。

Jin县公安局政治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文件》,有关问责制事宜目前由the县党委政治法律委员会负责协调和部署。进贤县党委政法委副书记王义华说:“这(责任)不在我的管理范围内。政法委主要负责张玉环的后续安置工作。”

张玉环的律师王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一些不公正,错误和错误的案件得到恢复之后,当事方提出明确的问责呼吁后,有关司法机关常常推迟明确的答复和处理决定。 “发生这类案件后,一些司法机关会作出问责制陈述,但往往不这样做。在许多地方,它们甚至根本没有作陈述。这是问责制现在面临的普遍现象。不公正,虚假和错误的案件。这表明,有关司法机关对此问题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或故意避免了。”

王飞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在过去的许多情况下,当事方是无辜的之后,很难在问责制道路上看到实质性的行动。聂树斌案和曹洪斌案就是这种例子。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院在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的重审案件中公开判处聂树彬无罪。 2017年3月3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了超过268万元的国家赔偿决定。聂的母亲张焕芝对此结果表示接受,不再上诉。聂树彬案律师李树亭在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访中表示,2017年8月,他陪同张焕芝到北京,并送往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马云龙(媒体谁首先报告了Nie案)问责制申请草案。 “但是到目前为止,整整三年都没有反应。”

李书亭说,到目前为止,与李九明案有关的仅有的几人已被河北省河间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李九明出生于1965年。2002年7月12日,因一起谋杀案,被酷刑殴打供认,并被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直到2004年,真正的凶手蔡明信才认罪。 2004年11月26日,李九明被无罪释放。 2005年1月,对唐山市公安局南宝分局刑警大队负责人卢卫东,原教官黄国鹏等7名参与酷刑的调查员进行了法律调查。

返回列表
电话:135-2882-0754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Copyright © 2009-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佛山侦探